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>>政府資訊>>綜合信息>>全域旅游>>品味慶元

走進迷霧里的轉水

發布日期:2020-01-02   

  

  汽車一路不知道轉了多少個彎,才抵達轉水村。迎接我們的,是一場初冬的迷霧,從山頂至山坳,延綿不絕。龍溪鄉的工作人員和村干部相迎,帶著質樸和恰如其分的熱情。親切,讓人能夠安然接受。轉水的冬霧并不是為迎接我們。在晴了大半個月后,它遵循自然法則,坦然地與清風細雨相和,清冷而寧靜。讓沒有遇見通透藍天的我們,亦心生愉悅。

  細雨和迷霧將村莊的一切都蒙上了濕氣。蜿蜒的康莊路、屋頂、山坡、稻草,還有村口的柳杉群。漫山遍野的糠稷,纖細的分枝也全都被霧珠占領。這些簡單的元素組成了我眼前的轉水村,構筑出一個最原始的浙南傳統村落。浸透在迷霧之中的村莊,幾次試圖撥開細雨,在我們面前釋放出自己的光亮。

  滿山的翠竹,尚未枯黃,卻也沒有了春夏時節的那般綠和蔥榮,只是依舊沿著康莊路兩側向山里蔓延。迷霧里,它們有著另一種姿態。野生的力量堅韌如初。它們在細雨中搖曳起伏著,堅守著屬于自己的那一段光陰密碼。

  行走在迷霧中的竹林,仿佛跌進了畫里,時光漫長無聲。同行的攝影大咖們嫌我穿著太過樸素,一身烏黑的行頭快將自己迷失在霧里。于是,路邊一面橙色的小彩旗便成了脖頸間的小絲巾。倚竹淺笑,把彼時安靜簡樸的自己也定格成竹林里的風景。就像這山間的迷霧,融于村莊。

  二

  我看見夯土墻的老人,他們正在修復轉水村后那棟周圍坍塌了的赤膊屋外墻。細雨同樣打濕了黃土,老人們便就地取材。兩個耄耋老人,手握墻杵,腳踩墻花步子,配合默契?;ò椎念^發在細雨中微微顫動。見過那么多的黃泥屋,卻是頭一回見到這夯土墻的場景。最初,我驚訝于兩個夯墻的竟是如此高齡的老人(兩位老者分別已有84和85歲),細想,又覺情理之中?,F代化進程,鋼筋水泥替代了黃墻黛瓦,夯墻的手藝,也會隨著這些老人埋進深深的黃土里吧!

  當我的手指觸碰到那柄光滑的墻杵時,內心是震撼的。其中一位老人告訴我,他從十六歲開始學夯墻。墻杵是他的父親手把手教他做的。一柄用櫨木打造的墻杵,他用了近七十年,杵面的每一寸光滑之處,都是他耗盡一生打磨出來的。墻杵底部結實,基本保持著櫨木原始的大小和形狀,中間部分被刀子削到適合手握的尺寸為止,上面部分則被削尖。削尖的頂部,不僅有利于減輕墻杵的重量保持平衡,還在夯墻的時候另有用處。從搭架子到打竹孔,從和黏土到打土墻,老人說,他絲毫不敢忘記當年當學徒時父親教他的每一個細節。老人還告訴我,轉水地處山坡,易受臺風影響。村莊的土墻相比浙西南其他的村莊要厚20公分左右(村莊的屋頂也是獨有的四平水構造,用來減輕強降雨對屋面排水的壓力)。如今,村里會夯土墻的,就只有他倆了。他們說的平靜,自然而踏實,我一點也聽不出有不舍和遺憾。仿佛山里的一陣風,輕輕地吹著,那涼意只有被吹過的松柏感受到了。

  三

  轉水的黃泥屋,都是三層結構的。村長家三層土屋,天井底下都被植物占領了。吊蘭、仙人掌、長壽花、朝天椒,還有各種各樣的多肉。細雨中,它們飄逸安靜、嬌艷欲滴。植物的秉性讓村長家里的氣場有著經久不息的樸素。村長不經意地說,這些植物只是他媳婦種的一小部分,他媳婦在村子的各個角落里,種了不下六百盆植物。品類比家里的這些多,盛裝的器皿各式各樣的都有。布衣生活,煙火人生。這對夫妻在這隱匿的村莊里過著低調而燦爛的生活。更令我驚詫的是,他倆還用“形色”軟件(在城里上學的女兒教他們用的),遇到不認識的植物,便用這軟件識別。是誰說,遇到熟悉的植物,就像是遇到了好久不見的朋友。而這山里的植物,都會成為這對平凡夫妻的朋友吧!他日在山中遇見,給彼此的便是山水遇故人的溫暖。

  內心豐富的人,是能從眼神里察覺的。村長媳婦的眼睛里,是清澈的,自然的,干凈的。這位坐擁滿村植物的女子,笑臉盈盈地捧出自己種的小番茄給我。我接下這一顆顆被細雨打濕了的圓潤小紅果,手心薄涼,心里卻透著溫暖。小小的果實,不僅享天地、日月、星光的厚愛,還受到女主人的悉心照料,令人踏實。簡單沖去它身上沾著泥土,將小紅果放入嘴里,清甜微酸,是大自然真正的恩賜。

  記得雪小禪老師曾經寫到,她所向往的理想生活是,院中有壇壇罐罐花花草草,有籬笆,籬笆上開滿青藤和喇叭花……房后有菜田可種菜,可望得見夕陽中的遠山,可聞得到鄰里的炊煙。在轉水,有一個女人正過著這樣的生活,簡單而又豐盈。

  四

  在鷹峰茶場的小民宿里過夜,靜幽的夜晚讓人忘卻了繁雜生活中所有的煩惱。翌日清晨,霧依舊沒有散去,茶園里有茶花靜開。門前長亭底下的木桌上,有主人早就擺放好的瓜子和錐栗,還有茶園里自產的茶葉。泡上早茶,在清醇的茶香里,低頭細數一只木樁凳上的年輪。四十多個年輪都有著不一樣的形狀,不知生長著的時候,這是否是一株肆意奔放自由野蠻的樹呢?

  回城之前,我們又回轉水轉了一圈。站在轉水村新建的游步道上,我們望著對面的雙燭峰。一次次看著迷霧散去,又一次次迎接另一陣迷霧的到來。迷霧里的雙燭峰猶抱琵琶半遮面,峰巒的堅韌仿若被冬霧的柔軟消融。這讓等霧散的我們,也悄然融于自然?!叭巳谟谧匀恢袝r,可感覺自然之味?!贝底呙造F的那一陣風始終沒有到來,我們卻要離開了。迷霧中的轉水,是曼妙的,低調而隱秘的,它有著自己的獨特的密碼。而匆匆一瞥的我們,終究只是過客。

  





( 責任編輯:慶元縣文廣旅體局)
 
 

主辦:慶元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備案號:浙ICP備10007696

浙公網安備 33112602000045號 網站標識碼:3311260001

建議分辨率1024*768 建議使用IE8.0瀏覽器瀏覽本站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学什么软件最赚钱